VR+影视内容在可预期的未来完全可以期待

2020-08-06 17:52:41 guest 2

VR+影视内容这一块在国内很早就有人探索,国内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VR内容作品,是财新传媒2015年拍摄的《山村里的幼儿园》,这部作品全程使用360度视角观察一个小山村中幼儿园的生活。


可能在不少人看来,这样单纯的纪录性作品稍显无聊,但作为VR在国内首次与影视内容的触电,它的意义十分重大。


VR从14、15年开始在国内比较火了之后,影视行业的创意和制作人才都在进行着一些实践。


它的表达方式与传统的影视表达是很不一样的,传统的影视创制团队的主导作用很强。就是说导演决定观众能够看到什么,也决定了观众如何看,甚至高明的导演都可以决定观众看完后,他们产生了何种感受。


但是VR就完全不一样,它解放了观众的眼睛,目前可能你看什么还是需要创制团队去决定,但如何看、怎么看已经完全由观众自己决定了。


这在某种意义上说也算是一场“眼睛的民主化革命”。


1898年12月28日,法国的卢米埃尔兄弟在巴黎的一家咖啡馆放映自己拍摄的一部名为《火车进站》的片子,当影片播放时,坐在座位上的观众真的以为火车从画面中跑了出来,他们失声尖叫,纷纷逃窜。


卢米埃尔兄弟日后又在巴黎的咖啡馆内陆续放了五十多部他们拍摄的短片,当时行情异常火爆,好奇的人们为了看那些几分钟的短片,往往需要早早过去排队。


不知道“黄牛党”一说在当时有没有出现, 但从这点也可以看出,电影天生具有商业基因,因为它为人们营造了现实生活中不存在的“奇观式幻觉”,这为无聊的都市人们提供了延长生命体验的契机。


1965年,美国信息处理技术专家艾凡·萨瑟兰发表了一篇题为 《终极的显示》的论文。


它提出将计算机显示屏作为“一个观看虚拟世界的窗口“,并像科幻小说一样预言了这种显示所能达到的对现实的仿真程度,论文中这样写道:“只要用适当的程序,这样一种显示可能创造出类似于文学中爱丽丝漫游奇境的效果。”


随之衍生出的具有应用意义的特征是人们可以通过VR,不仅能体验到与自己平时身处环境类似的一个空间,还可以通过这项技术开阔自己的眼界,增长自己的见识。可以使用一个更加宏观的视角(比如上帝视角)来了解这个世界。


在应用上,VR通过外接硬件设备来观察营造的虚拟世界,因此它的出现还颠覆了原本影视内容的观看规则。


我们在观看一部影视作品时,不论是电影银幕还是电视屏幕,它都是对于画面的某种切分,它预示着我们是通过一个成比例的窗口观察一个世界。这种切分类似于戏剧舞台和画家的画板,而现在的屏幕也是同理。


但VR设备佩戴在我们的眼睛上,它能够随着我们的身体和视线进行移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这种局限。


随着用户的视点进行移动而使得看到的景象发生实时的变化,这使得观众摆脱了镜头为他提供的视角,真正做到了“千人千面”。


360度的全景视角使得我们的眼睛极度的自由,如果再结合动作捕捉技术、3D影像拍摄技术、知觉感应技术、仿生技术等现代科技手段。


那么未来也许在某部VR影片结束后,走出影院的人们会在交流过程中得出全然不同的故事和结局,这也是由于视角的自由和解放所带来的“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式”的效果。


目前,这种体验在国外已有了先例。


国外著名 VR 影视公司菲利克斯和保罗工作室( Felix&Paul) 制作出品的 VR 纪录片《游牧民族》通过去除带有引导性的字幕和旁白,不断调整机位,随时切换视角等方式使得听不懂游牧民族语言的观众产生环境陌生感与临场感。


此时的观众不仅仅是第三者的视角在观看一个全景纪录片,而是真的“置身其中”,很多时候化“化身”为陌生的群族中的一员,以参与者的身份去体验那个生存空间和生活方式。


目前,国内在VR影视内容方面的尝试,主要有2016年的国内首部VR纪实真人秀《雄鹰少年队》,以及互动视界关于西藏盲童的微纪录片《盲界》,还有知名纪录片导演赵琦团队打造的系列旅行纪录短片《奇遇》,和商业化相对较为成功的VR 航拍纪录片《最美中国》。


赞颂中国大好河山的《最美中国》是在虚拟现实技术的基础上增加了航拍的拍摄技术,给人以独特的视角来感受中国大地的雄伟壮丽。


而旅行微纪录片《奇遇》中则有高清的水下摄影镜头,导演赵琦在手记中透露,当时团队为了拍摄完美的水下画面,不惜花费20多万从美国购买了一台能够360度全景拍摄的水下摄影机Abyss,这成为全组最贵的设备。


诚然,VR技术这几年随着国内一些影视团队的尝试,走出了从0到1的第一步。


但从内容本身的角度上,不少网友表示,这些片子看过之后感觉有没有VR都无所谓,没有VR其实那些内容也能看,VR加持之后也并没有使得这些内容更好、更吸引人。


这个问题直戳本质,如果一项新的技术应用并没有使得观众产生非他不可的感觉,那么它存在的必要性将会大打折扣。


其实这个问题,可以像剖析任何一个商业创新问题一样,老生常谈的从硬的基础设施和软的服务生态上讲。


前几年,在实际的商业应用层面,国内不少进军VR领域的厂商,都没能拿出一款令人称心如意的产品。


这其中,国内的暴风科技曾经在2014年推出了“暴风魔镜”系列产品,但就像不少业内人士评价的那样:


从VR体验层面来说,Gear VR是及格线,HTC Vive、Oculus 在及格线之上,而暴风魔镜半年间推出的五六款产品始终在体验上离及格线十分遥远。


“暴风魔镜只要近视一上200度,根本没法看,看不清。”不少使用过暴风魔镜系列产品的网友也发出了类似的抱怨。同时,暴风影音CEO冯鑫在2017年接受采访时讲,“集团不考虑继续向电视和VR领域追加资金。”


当时,有媒体评价这几乎是判了暴风魔镜的死刑。


但在短短2年之后,原本的影音播放器巨头暴风,随着频频曝出的丑闻,树倒猢狲散。CEO冯鑫也被批捕,只在坊间留下一段传说。


暴风魔镜的发展历程可以说是前几年国内VR行业很多创业公司的一个缩影,但除了一些资本故意吹起的泡沫之外,不少VR设备在当时仍面临着一些无法解决的刚性问题。


比如在价格上性价比不高,一个体验较好的PC VR设备价格仍然较贵,只能在极客小圈子里流行。国内品牌小派8K x 标准版,价格9999元、国外的Valve Index 全套999美元、HTC Cosmos Elite 全套899美元,而作为入门级产品的Oculus Rift S 也需要全套399美元的价格。


但近几年,随着技术的迭代,价格因素开始发生着一些积极的变化,淘宝上一搜能买到价格2000-7000元不等的PC VR头盔,选择的余地大大增加,VR眼镜方面也取得很大的进展。


去年10月19日,世界VR产业大会上,VR&AR初创公司平行现实(Pareal)发布了业界迄今为止最轻薄的VR眼镜——Pareal VR Glasses,它的眼镜厚度仅为23mm,佩戴重量不足100g,售价1999元。


除此之外,前些年一直困扰行业的网络传输和带宽问题随着新基建带来的5G建设也逐渐得到改善。


从技术上来讲,5G的推出,将存储、功耗和处理能力从电脑推向边缘云。流畅的VR体验只需要很便宜、很轻薄的VR眼镜,所有的运算将在云上进行。


云中能进行所有VR的渲染,然后通过5G网络实现高速传输,5G+VR云可以大大降低VR成本,提高VR体验。


一个数据表明,2019年,VR一体机的出货量达到280万台,较2018年增长了一倍多,粗略计算,全球的VR硬件已经超过千万台。


普华永道曾经乐观地预测,VR将成为未来五年收入增长最快的媒体和娱乐类别,在全球范围内,预计未来五年的平均年增长率将达到40%。


目前来说,依照整个行业的发展势头,性价比问题和外部基础设施问题在可预期的未来完全可以期待。